登錄| 注冊

報考護理專業的男生逐年增多 就業率高收入好,存在感很強

2019年05月13日 16:49來源:錢江晚報

左圖:護生們從前輩手中接過蠟燭,戴上了燕帽。

右上:祝家

右下:潘棟浩

昨天,在第108個護士節當天,第43屆南丁格爾獎章獲得者姜小鷹和杭城多家醫院的護理部主任受邀來到杭州師范大學,為2018級護理專業學生(以下簡稱“護生”)授帽。

現場,119名中國護生和7名外國護生從前輩手中接過蠟燭,戴上了燕帽。其中,20位男護生特別醒目,成了全場萬花叢中的“綠色”。

招生老師樂壞了

面試現場發現不少男生

“男護理工作者在臨床護理工作中的重要性和不可替代性,越來越得到社會的認可和重視。”姜小鷹說,今年接受授帽的男護生人數明顯增多,充分說明了70后大學生家長思想的解放。

現實中,男護士一般很難在醫院病房等科室看見,但在急診科、手術室、骨科、ICU重癥監護室、精神科等勞動強度大的科室,總能看到他們忙碌的身影。強健有力的體魄下,藏著一顆顆柔軟細膩的心,既能嫻熟操作醫療設備,也能理性淡定處理各類糾紛。“也有人會質疑男護士粗枝大葉,但事實證明這群須眉同樣不輸巾幗,有時他們甚至比女性做得更全面周到。”記者在現場采訪了幾位醫院的護理部主任,她們一致表示,男護士一直是各家必爭的“香餑餑”,但依然很稀缺。

好消息是,選擇填報護理專業的男生正日漸增多。

昨天,杭師大醫學院招生辦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學校護理專業2011級男生是7個,但持續在增長。2015級護理專業共138人,其中12個男生,到2018級,算上外國護生,護理專業共有126位學生,其中男生有24位,剛轉專業走了4位,現在還剩下20位。

今年杭師大“三位一體”面試已經完成,在今年招考現場,男生的比例比以往任何一屆都要多。招生老師欣喜地發現,五人一組候場的時候,差不多每一組都能見到一個男孩子。

潘棟浩是杭師大2018級護理專業二班的男生,清瘦俊朗。作為護生代表,他在授帽儀式上進行了發言。

“聽老師說,我是學校授帽儀式舉辦以來第一位上臺發言的男護生。”這位寧波小伙告訴記者,“護士”這兩個字,是他心中最柔軟和堅定的詞匯,戴上燕帽后,他可以更加深入地參加社會志愿服務、醫院見習實踐等工作。

“6歲時,我經歷了一場車禍,是一位護士抱起了我,不停地安慰著我,說有她在,讓我不要怕,那時候我覺得護士是最可靠的人。在我爺爺過世的時候,有位護士紅著眼睛,陪我們一起為老人送別,那時候我覺得護士是最柔軟的人;讀中學的時候,我曾看到一群護士拉著擔架從我面前跑過,我看到他們有條不紊,迅捷且專業,那時候我覺得護士是最勇敢的人。”在潘棟浩的娓娓道來中,正是這些經歷,讓他萌生了選擇護理這個行業的想法,“我覺得遇到好醫生和護士是一種幸運,我希望自己能成為別人的幸運。”

坦然面對質疑聲

這個行業收入好工作穩定

當天,第七屆張水華獎學金頒獎典禮也同時舉行。

張水華獎學金是以杭師大校友、第34屆南丁格爾獎章獲得者張水華女士命名,旨在激勵護生全心投入護理學習,努力成為優秀的護理工作者。這也是該校護理專業學生的校級最高榮譽。獲獎的學生中有一位是男生,他叫祝家。

祝家是通過“三位一體”招生進入杭師大護理學專業的,曾以《守護生死之門的“南”丁格爾——重癥監護室男護士》為題,展示了自己立志成為重癥監護室男護士的職業夢想,獲得浙江省第九屆職業生涯規劃大賽一等獎。“這個獎學金評了7屆,每屆10人,我是學校第二個獲得這個榮譽的男護生,很驕傲。”祝家是杭師大2015級護理學一班學生,下個月拿到畢業證后,他就要入職邵逸夫醫院。

“我們專業里很多男生,大多是被調劑過來的。我是在高考后主動選擇了干這行。”祝家告訴記者,自己也聽到過一些質疑聲,比如“一個男生既然這么想救死扶傷,為什么不努力去當醫生”之類的。對此,他一笑了之,“既然社會需要,福利待遇還可以,人才又緊缺,我為什么不去做?”

同樣的質疑聲,潘棟浩也聽過不少:“當初在選專業時,家里一些長輩很不理解,老一輩覺得不光彩、說不出口,別人問我爸,你兒子讀什么?我爸以前總是支支吾吾地說兒子在讀醫,我在現場,就會立即更正,大聲告訴大家,我在讀護理專業。”

其實,這樣的尷尬,男護生們基本都遇到過——

“一個男生為什么來做護士?”

“男生也可以當護士嗎?”

“男護士會有出路嗎?要做一些把屎把尿、穿衣喂飯之類的事情,有意思嗎?”

……

面對質疑,護生們也有自己的破解之道。潘棟浩說:“我會列出很多實際的好處,比如收入不錯、工作穩定、社會贊譽度高、醫院環境不斷提升等等。”

男護士優勢多

體能和專業同樣很厲害

醫護面前沒有性別之分,婦產科醫生很多也都是男醫生,而且不少還是一號難求的名醫專家。“現在,大家對于男護士的接受度也越來越高。”

“聽前輩們講,之前有些女性患者臀部打針,會要求不要男護士,但現在很少聽到這種要求了。”祝家說,“還有些病人是擔心男護士下手重,這完全是一種偏見。我們打針都經過非常專業的培訓,皮內、皮下、肌內、靜脈注射,只要操作和手法得當,不存在輕重這個問題。”

和學醫一樣,護理專業學習是很辛苦的,功課多、作業多、難度大。比如最基礎的打針,護生們會先在模型上練習,但模型和真人都會有出入,隨后,在實驗課上和課后,護生們會在同學手臂等部位相互扎針,一次又一次反復練習。但熬過去了就是光明的未來,畢業后,就業率很高,杭師大醫護專業畢業生基本都能進入省內三甲醫院。

祝家在多家醫院實習過,深刻感受過男護士的優勢。

比如,醫院ICU需要24小時不間斷為危重患者提供最嚴密的監護。護理人員實行三班倒、24小時工作制,護士需要進行監測治療、生活護理、刷牙、吸痰、清理排泄物等繁重的工作。男護士一般更能勝任這個體力活。

比如,手術室里每天都有多臺手術要做,一天站10多個小時是家常便飯,不停重復核對病人資料、與手術病人溝通、清點手術用物、手術配合、打包消毒手術器械等,男護士顯然也更能扛。

再比如,碰到“大塊頭”患者,男護士力氣大,在給病人翻身、轉移床位時更加可靠、安全。

而且因為男護士多半都在重要科室,待遇相對較好,還可以通過深造成為醫生。

記者采訪發現,很多男護士都是“暖男”。現在當紅的歌手毛不易(原名王維家)就畢業于杭師大2013級護理專業,曾經男護士的經歷,為他加分不少。

一分PC蛋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