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首頁 > 專業百科

新文科怎么建?學科跨出去,文理融起來

2019年07月25日 11:25來源:光明日報

【智庫答問·走近新文科(下篇)】

本期嘉賓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黨委常務副書記、校長張政文

中國科學院大學校長助理、創新創業學院院長董紀昌

天津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研究員、天津外國語大學原副校長王銘玉

哈爾濱師范大學科研處處長、黑龍江省新媒體與意識形態安全智庫首席專家郝文斌

1、走向新文科,這些“攔路虎”需清除

光明智庫:新文科要求打破專業壁壘,為大學探索通識教育、改革人才培養模式創造前提。這個過程勢必會有學科的交叉、重組與退出,有可能在統籌協調方面出現“梗阻”。請問“堵點”有哪些,如何從制度層面突破?

王銘玉:當前,我國新文科人才培養、科學研究整體上還處于起步階段,需要清除一些制約其發展的“攔路虎”。

觀念壁壘需警惕。大學中,由于不同學科、研究方向之間天然存在區分,很容易形成以學科為中心的“學術堡壘”,進而滋生“同行相輕”“門戶之見”等封閉性觀念,使不同學科乃至同一學科不同方向之間的合作遇到困難。

組織壁壘待突破。我國大學二級學院(系)的設置通常是以單一或個別學科為基礎。這些院系彼此界限分明、缺少溝通,使學科資源共享和跨學科合作面臨諸多障礙。

制度壁壘待清除。從我國大學現行管理體制看,學校資源配置、人事聘任、考核評價等通常都以院系為單位,條塊分割的管理體制加劇了學科之間的隔閡。學科是申報項目、申請經費、培養人才、授予學位的基礎和依據,一些交叉研究領域由于未獲得學科地位而處于邊緣化境地。交叉學科研究具有研究周期長、資金投入多、階段性成效不明顯等特征,與現行的科研考核周期、個人考評標準等存在難以兼容之處,這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教師從事相關研究的積極性。

郝文斌:新文科對教師多學科貫通的知識結構要求較高,而現有教師總體上學科素養相對單一,難以適應新要求;新文科強調綜合性研究,與傳統文科偏向基礎研究之間存在差異;新文科凸顯知識更新的動態性,傳統文科的知識供給相對固化;新文科對教師評價更為多元,傳統文科則側重學術成果的量化評價,評價標準與指標體系需要改進。

新文科建設必須有科學系統的制度體系提供支撐。在具體制度設計上,要著眼于專業發展與學生成長意愿相結合,專業素養與行業需求相結合,盡量避免頻繁的檢查評估和業績考評。要從制度上鼓勵教師,尤其是讓青年教師提升自我、敢于突破,力爭在新文科建設上發揮生力軍作用。

2、推動新科技與文科有機相融

光明智庫:將新科技融入哲學、文學、史學等傳統文科的教、學、研之中,不僅會帶來研究方式方法的革新,也將拓寬師生的學術視野。但也有人擔心,新文科會不會成為“新技術+文科”兩張皮。怎樣才能讓兩者有機相融?

張政文:培育新的學科增長點。把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生物基因工程等新技術,有機融于中國特色人文社會科學的學科體系構建,促進多學科交叉;建設跨學科課程體系、組建跨學科教學團隊,構建文理交叉、文醫交叉、文工交叉的新文科專業體系。

改造升級傳統學科。比如,結合人工智能技術,對經濟學、法學、社會學等學科進行整合與升級,從多領域進行綜合交叉研究,形成高校新文科建設的新格局。

董紀昌:不同于以往的文理交叉,新文科建設是將新技術趨勢納入文科的專業學習與訓練。在課程設置中,應考慮增設一批文理結合的新專業,通過學科交叉與融合逐漸創造新的知識體系。學校應突出學科專業的特色與優勢,以提升學生認識社會、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培養學生全面素養與健全人格為目標進行學科建設和專業布局。更為關鍵的是,建設新文科需要突破“小學科”思維,構建“大學科”視野。

郝文斌:要樹立大科研觀,形成科研與教學的良性互動,建立健全大科研、大學科和大教學“三位一體”的融入方式:融入教師的學術研究,鼓勵教師深入研究前沿問題,服務并反饋教學環節;融入專業建設資源,以多元適用的專業課程為基礎,做好同一學科內不同專業課程之間的銜接。

王銘玉:新文科建設需要實現“三個打通”,即人文科學內部打通,人文科學與社會科學之間打通,文科與理科、工科、醫科等其他學科打通。具體而言,通過調整課程體系、更新教學內容,設計出適合社會發展需要的課程,讓理科、工科、醫科等教師走上新文科講臺,向學生教授自然科學、工程技術的方法和理論,使新文科始終處于“新”的狀態。人文學科要與其他學科在教學理念、方法和工具等方面互相借鑒,使文科生具有其他學科的基本素養。

3、提升能力、科學考評,強化新文科教師隊伍

光明智庫:如何彌補當前文科師資在綜合素養方面的不足?同時,如何改進教師評價體系,讓廣大教師既跟得上、擔得起,又能放心、定心?

張政文:新文科能否建設好,教師很關鍵。一方面,要加強現有文科師資的教育培訓。通過骨干研修、在職攻讀學位、國內外考察研修等多種途徑,推動教師觀念、知識和能力全面提升。同時,增強文科內部及與理工科的師資融合,形成專兼結合、結構合理、文理交叉的新文科教師隊伍體系。另一方面,為新文科教育培養后備人才。聚焦新文科的綜合性、跨學科和融通性,動態調整本科人才培養方案;構建適應新時代、體現學校辦學特色的教學質量標準體系、監控體系、評估體系和反饋體系;堅持“拓寬專業口徑、強化學科基礎、注重創造創新”的原則,建設跨學科的新文科課程群;推行開放式教學模式,通過科教融合、校企聯合等,構建新文科教育協同育人大格局。

新文科建設要把好評價導向“方向盤”。著力構建以教學投入為引導的激勵體系,探索建立符合新文科建設需要的職務職稱評聘制度,鼓勵教師把更多精力放在研究教學內容、創新教學方法、提高教學實效上。著力構建高水平科研服務教學體系,把支撐教學作為學術評價的重要指標,引導教師及時將科研成果轉化為教學內容。著力構建符合新文科學科建設和培養方向的科研評價體系。注重標志性成果的質量、貢獻、影響,解決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歷、唯獎項帶來的簡單量化弊端。

郝文斌:強化師資水平要抓住三個要點:提高教師教學能力。通過重組教研室等組織形式,搭建不同學科教師交流、幫扶平臺,深入開展教師培訓、教學咨詢服務、教學改革研究、教學質量評估等工作,推動教師教學能力提升;強化教師研究能力、服務意識等全面素質培養。對教師從事基礎研究、科學創新給予褒獎和認可,對教師發明專利等應用技術成果給予一定激勵;積極探索“人才特區”管理模式。切實加強學科團隊建設,鼓勵多學科間團隊協同,促進跨團隊、跨校、跨區域人才流動。

在對教師做出評價時,應充分考慮文科教師職業勞動間接性、長期性、非線性、難以量化的特點,激發教師的職業發展意愿。堅持教師評價的客觀性,實現目的和手段的統一。對于教學成果突出的教師可申請免成果評價,重點考察其對教學效果、學科發展、團隊建設等方面的貢獻;堅持教師評價的周期性,實現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的統一。教師評價應從三年一周期轉變為五年一周期,甚至更長,并根據新文科建設情況,靈活調整評價周期。

董紀昌:新文科要求教師了解新興技術發展特征,靈活運用基于“互聯網+”和AI技術、大數據可視化技術等的新型教學模式,將教學、智能教學和網絡教學有機結合。

衡量新文科建設效果不能簡單套用理工科的評價標準和評價體系,不能指望短期內就見成效,要用新的評價體系代替傳統唯論文、唯獎項、唯職稱、唯帽子的評價體系,建立面向教書育人質量、面向解決現實問題、面向理論和實踐創新等新的評價體系。

4、為大學生帶來一場“學習革命”

光明智庫:暑假一結束,就會有很多新生走進大學校園,和新文科“面對面”。大學生們很關心:新文科建設為他們釋放了哪些紅利?為適應這種新專業要求,學生們應如何做好準備?

董紀昌:新文科的意義在于更強調文科專業基礎的融通性,幫助學生打牢基礎、擴展能力,培養專業素養高、綜合實力強、有創新視野的新型人才。

在新文科建設的推動下,心理學、哲學、中國語言文學、歷史學、新聞傳播學等專業或將率先進行教學改革,在師資隊伍、軟硬件設施等方面進行創新,為學生提供良好的教育環境與教育資源。無論是近年出現的新興技術,如人工智能、區塊鏈、大數據等,還是人社部等三部門發布的13個新職業,均能與新文科找到契合點。可以預見,未來5至10年內,新文科建設將托舉起一批新的熱門專業。

新文科要求學生掌握編程、新媒體技術、數據挖掘與分析技術、GIS建模等方法,要具備理科的科學分析思維,習慣并擅長運用新技術對人文社科類問題進行再發現、再解析,真正實現文理交叉、多學科交融。

張政文:教學改革是新文科建設的“主打歌”。各學校將積極推動教學模式改革,推進科教深度融合,特別是鼓勵文科專業本科生參與科研,通過課題研究、學術競賽、研究小組等,提升學術邏輯思維能力、學術分析思考能力和學術語言表達能力;將創新推動教學內容改革,重構新文科課程體系,避免各類課程簡單“大拼盤”“大雜燴”;將推動文理交叉融通,用人文社會科學回應新技術出現的新問題,用新技術推進人文社會科學發展;將全面推動教學方法改革,積極推廣小班化教學、混合式教學、翻轉課堂,形成第一課堂與第二課堂、理論教學與實踐教學相互支撐的新文科教學體系,打造新文科“金課”;將推進信息技術與教育教學融合發展,加強網絡學習空間應用廣度和深度,等等。而這些,既是為大學生學習成長創造的新環境、好條件,也是對大學生提升自我提出的高標準、新要求。

王銘玉:面對新文科帶來的新機遇、新變化,大學生要展開一場“學習革命”,讓新型、科學的混合學習、智能學習、網絡學習發揮更大作用。此時的大學學習不僅要在課堂上、圖書館、實驗室中進行,也要通過慕課、網絡課程、智能交流、一線實踐等形式開展,實現從“要我學”到“我要學”的根本轉變。

(項目團隊:光明日報全媒體記者  李曉、張勝、王斯敏、蔣新軍、周夢爽)

一分PC蛋蛋-首页